安徽快3今天预测|安徽快3连线走勢图|
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會員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文學劇本

顧永田(第八集)

時間:2019-07-28 19:21:52  來源:  作者:
第八集
 
清澈的汾河水,川流不息。
兩岸的莊稼,矮小枯萎。
耿老漢,一個六十多歲的農民,站在干旱的土地上,鋤了幾下地,又坐在地上吸煙,眼瞅著干旱的土地發呆。
“大爺!”顧永田來到這里。
“什么事?”耿老漢非常冷淡,臉也不轉,繼續看著他的莊稼。
“你這個老頭。”同行的工作人員,想說耿老漢兩句:“顧縣長……”
“我不管他張縣長李縣長的,老天不下雨,我的莊稼就得旱死。”耿老漢硬是不讓對方把話說完,大聲咋呼起來。
附近的人們,聽見耿老漢咋呼,都朝這里跑來。
“你這什么態度。”工作人員還要和耿老漢論理。
“大河同志。”顧永田制此了二人的爭吵。
顧永田:“大爺,這汾河的水日夜流著,我們修個大壩,不就解決干旱了。”
耿老漢非常反感:“還修大壩?”
顧永田態度十分堅決:“大爺,我決定在汾河上修大壩。”
耿老漢說叨開了:“前幾年修大壩。我被攤派二十塊大洋,我俵侄王衛國,更是高興得不得了,他不分白天黑夜,不是寫就是畫。結果哪,我和鄉親們的錢,全被當官的卷走, 修壩挖渠的事,在也沒有人提起,氣得我表侄,含著眼淚把圖紙撕碎,扔到汾河里。他發誓,從今以后,再也不修壩挖渠了。”
顧永田:“大爺,以前的官員,只知道搜刮民財,可我們抗日民主政府,跟他們不一樣。”
耿老漢:“我知道你們對老百姓好,可你們要打小鬼子,哪有時間修壩挖渠。”
顧永田態度非常堅決:“大爺,打小鬼子我們也要修壩挖渠。否則,這兒的干旱問題不解決,老百姓就得餓肚子。”
耿老漢:“你說修壩挖渠,我得出多少錢?”
顧永田:“大爺,咱這次修壩挖渠,不搞攤派,大家一起干。”
鄉親們齊聲稱贊:“好!”
“鄉親們,我今天當著大家的面,把丑話說在頭來,修壩挖渠,我沒有指望。如果誰能把這兒的莊稼澆一遍水,我就給他磕三個響頭。”耿老漢留下賭咒,扛起鋤頭就走。
“顧縣長,你別怪他,他是讓人哄怕啦。”劉大爺在顧永田面前,替耿老漢打圓場。
顧永田;“大爺,為了保證今年糧食豐收,明天我就帶人把汾河堵起來,讓大家澆地。”
 
第二天上午。
汾河岸邊,
顧永田帶領大家,扛土壘壩。
顧永田拎著二袋泥土,快走如飛。
張輝站在水里壘壩。
游擊隊員、民兵、婦救會員,一起參加戰斗。
大家你追我趕,快速裝土運土。
大壩不斷升高。
鄉親們聞訊趕來,一塊運土壘壩。
大壩壘好,水位急速上升。
 
茍子明家里。
茍子明沒完沒了地說落著兒子。
茍子明:“那有這么長時間不家來的,來到家里就想走,你把這兒當旅店啦,想來就來想走就走。”
茍明才:“爹,我這不是有事嗎。”
茍子明:“有事也不能走,顧永田帶人在汾河里打壩攔水,你把地澆完再走。”
茍明才:“爹,你帶人到地里去是的。”
茍子明:“我這老胳膊老腿的,去了起什么作用。”
茍明才嬉皮笑臉地:“爹,老將出馬一個頂倆。”
茍子明無可奈何地:“唉,我真拿你沒辦法。”
 
汾河岸邊。
鄉親們等水澆地。
茍子明坐著轎子,被人抬到河邊。
“老爺!”管家扶著茍子明下轎。
茍子明摘下帽子,拄著拐棍,來到渠邊。
茍子明:“管家,你還愣著干嗎,拔閘門澆地。”
茍子明一咋呼,不少人嚇呆了,鄉親們互相瞅著,沒有一個人敢制此。
管家拔掉閘門,渠水向低處流去。
張輝非常生氣,急忙過來制止:“茍老先生,今年澆地,必須按著抗日民主政府的規定,上足下用。”
“什么規定?”茍子明用拐棍搗著地,氣勢洶洶地說道:“今年澆地,還按老規矩辦,我看誰敢胡來。”
河岸邊,有人大喊一聲:“我敢!”
    眾人抬頭一看,顧永田赤著腳朝眾人走來。
“顧永田!”茍子明嚇得一愣,急忙改口:“顧縣長!”
“茍老先生,今年澆地,抗日民主政府實行新規。”顧永田向茍子明重講一遍。
“什么新規?”茍子明故意裝糊涂。
顧永田:“茍老先生,你忘了嗎,那天你和頓老先生一塊,讓我把講話的內容寫在紙上,貼在墻上。”
茍子明故意狡辯:“我老啦,記不清你寫的什么。”
顧永田:“那好,我再重復一遍。‘改革水利規章,實行新的水規。廢除舊的水利機構,成立水利局;禁此封建水霸依權分配水權,由眾推舉水利委員管理水事,修渠筑壩,振興水利建設,澆地實行‘上足下用’貧富同等,不準依杖權勢搶水霸水;堅決制此‘水宴’、‘水禮’‘水爭’。"
茍子明一時搪塞“這……”
顧永田字字有力的:“茍老先生,這新的水規你也知道,我請你立即執行。”
茍子明當場拒絕:“我不執行。”
“你不執行?”顧永田更加嚴厲地說道:“我看你敢不執行。”
“顧永田!你嚇唬誰,你以為我是三歲二歲的孩子。”茍子明胡攪蠻纏:“我實話告訴你,我兒子是肖專員的副官,我誰都不怕。”
顧永田鏗鏘有力的:“我不管你兒子是誰的副官,今天,你必須執行抗日民主政府的新規。否則,我將嚴懲不貸。”
茍子明氣焰十分囂張:“你敢!”
顧永田怒不可遏地:“茍子明,抗日民族政府的新規,你到底知行不執行?”
茍子明更加蠻橫無理:“顧永田,我今天就不執行,看你能把我咋著。”
顧永田怒火沖天地說道:“茍子明,既然你不執行抗日民主政府新規,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。”說著,他來到茍子明面前。
有人拽了一下顧永田的衣服,提醒說道:“顧縣長,他兒子可是肖專員的副官。”
顧永田不信那個邪:“鄉親們,既然茍子明,拒不執行抗日民主政府的新規,那我就代表抗日民主政府,嚴懲這個頑固分子。”
管家怕事情弄僵了,趕忙勸說茍子明:“老爺,退一步海闊天空。”
茍子明頑固地堅持到底:“你放心吧,顧永田只是說說而已,他不敢把我咋樣。”
顧永田怒火滿腔,他抓起茍子明,往上一舉,怒吼一聲:“茍子明,你敢欺負鄉親們,我就敢把你扔到河里喂王八!”
管家和幾個家丁,想來阻攔,也被張輝和鄉親們按住。
“顧縣長!”茍子明一看顧永田要動真格的,嚇得魂不附體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執行還不行嗎。”
顧永田把茍子明扔到麥草堆里。
茍子才躺在草窩里,趕緊捂住胸口窩的玉佩。
“老爺!”管家過來,扶起茍子明。
茍子明:“管家,快把閘門關上 。”
管家:“老爺!”
茍子明:“你想氣死我嗎?”
管家一聽這話,忙和幾個家丁一塊,把閘門關上。
水位急速上升,清清的汾河水,流進了干旱的田野里。
“好!”人民群眾喜笑顏開。
 
眾人都在忙著放水,可有一塊地無人問津。
顧永田站住地頭感到納悶:“這塊地咋沒人放水。”
劉大爺:“耿老漢沒來。”
顧永田一聽,接過劉大爺手里的鐵鍬,挖口子放水。
“顧縣長!馬主任被頓子才抓起來啦。”顧永田剛挖好口子放水,大河跑來喊他。
“什么?”顧永田把手里的鐵鍬一扔,來到大河面前。
“馬主任在北胡家堡宣傳抗日救國時,被頓子才抓起來啦。”大河非常著急。
“這個頓子才太囂張啦,光天化日之下,竟敢抓我的工作人員。”顧永田十分氣憤,馬上下令:“大河,你去通知張營長,跟我到北胡家堡救人。”
大河:“是!”
 

 
北胡家堡村里。
馬強站在鄉親們面前,宣傳抗日救國的道理。
馬強:“鄉親們,小鬼子占領我們的家鄉,掠奪我們的財富,屠殺我們的同胞。在這國難當頭之際,我們要團結起來,跟小鬼子拼殺。”
一群眾:“小鬼子有槍,我們咋么跟他拼殺。”
馬強:“小鬼子有槍,我們不能硬拼。但大家可以想主意想辦法,今天干掉他一個明天干掉他一個,積少成多。”
老大爺:“這是個好法子。”
“把他抓起來!”管家帶著一伙家丁,來到演講現場。
“你們為什么抓我?”馬強理直氣壯。
管家:“在我們的地盤上,不許你胡說八道。”
馬強理直氣壯地:“誰胡說八道了?我是在宣傳抗日救國。”
管家做賊心虛:“你們還愣著干什么,快把他綁上。”
一群家丁,一擁齊上,把馬強綁在大樹上。
“咋回事?”頓子才來到現場。
“老爺!”管家指著馬強,添油加醋地說道:“這小子指著和尚罵禿驢,煽動老百姓不交抗日糧款。”
“我看你是活膩啦。”頓子才指著馬強:“說,誰派你來的?”
馬強字字有力的:“抗日民主政府。”
頓子才蠻橫無理的:“什么抗日民主政府,這里是我的地盤,不經我的同意,就是天王老子也不準來。”
管家:“老爺,這小子留著也是個禍害,干脆把他做掉。”
     頓子才:“你們看著辦吧。”
“老爺,不好啦,顧永田領著隊伍來啦。”一個家丁跑來報告。
“管家,趕快集合隊伍到村口攔著,決不能讓顧永田帶著人進村。”頓子才丟下馬強,向村頭跑去。
 
村子入口處。
“原地待命!”顧永田命令戰士們在這里停下。
戰士們精神飽滿,注視著村里。
“快點,快點。”管家帶著一伙家丁來到村口。
  一個個家丁,沒精打采。
  顧永田一揮手:“弟兄們,唱起來。”
  戰士們唱起了抗日歌曲。
 
敵人占了文水城,欺負壓迫老百姓,
霸土地,加稅捐,奸淫燒殺又掠搶。
餓肚皮,苦難當,樹皮草根都吃光。
青紗帳里隱蔽好,敵人不敢下鄉跑,
敵人如要下鄉跑,練國朮,耍大刀,
打個沖鋒定難逃。
 
這嘹亮歌聲,引來不少群眾觀看。
“快回去,快回去。”盡管團丁不斷吆喝,但鄉親們遲遲不肯離開,都注視著這群生龍活虎的戰士。
“看什么看,快回去。”頓子才出現在眾人面前。
顧永田:“頓老先生,我們又見面啦。”
頓子才:“顧縣長,你是不請自到。”
顧永田:“頓老先生,光天化日之下,咋么把我的馬主任抓啦。”
頓子才:“這個馬主任,太不像話啦,在我的地盤上,竟敢胡說八道。”
顧永田:“頓老先生,國家興亡,匹夫有責。馬主任宣傳抗日,有何不妥。
頓子才:“他不該在我的地盤上說三道四。”
顧永田:“頓老先生,國難當頭,你還打著自己的算盤。”
頓子才:“顧縣長,你冤枉我啦,為了打日本鬼子,我也拉起一支隊伍。”
顧永田:“頓老先生,為了提高抗日武裝的軍事素質,抗日民族政府決定,將對全縣的抗日武裝進行整編。”
頓子才:“顧縣長,我的隊伍不用整編。”
顧永田:“為什么?”
頓子才:“顧縣長,不是老夫吹牛,在這附近幾個村子,我的隊伍不數頭名也數二名。”
顧永田一看,笑了:“頓老先生,就你這樣的隊伍,能打什么鬼子。”
頓子才轉身一看,身后的家丁,一個個沒精打采,有人還犯了毒癮。
頓子才再看看顧永田的士兵,個個精神飽滿。
“哎!”頓子才在顧永田面前,長長的嘆了一口氣。
顧永田:“頓老先生,你的隊伍必須整編。”
頓子才無言可答:“我……”
顧永田神情嚴肅地:“你應該明白,北胡家堡是抗日民主政府的天下,不是你個人的獨立王國。”
頓子才見顧永田神情嚴肅,只好連聲說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顧永田:“馬主任哪?”
頓子才點頭哈腰:“馬上放,馬上放。”
 

 
清晨,金色的陽光灑滿大地。
沐浴著金色的陽光,顧永田來到遼闊的田野上。
和煦的晨風,吹拂著大地。
顧永田走在綠色田野上,望著這綠油油的莊稼,臉上露出喜悅的笑容。
顧永田看到豆地里有一片野草淹沒了莊稼,來到田里彎腰拔草。
“顧縣長!”耿老漢快步跑到顧永田面前,心疼的說:“你歇歇,我來干。”
“大爺!這草不拔莊稼長不好。”顧永田說著,又繼續拔草。
耿老漢:“我知道,前幾天我嫌草小沒鋤地,誰知道一澆水長的這么快。”說到這里,伸出兩只胳膊一攔,不讓顧永田拔草:“顧縣長,你歇著吧,別累著。”他把拔掉的野草,抱在水渠邊。
顧永田:“大爺,我也是勞動人民出身,這田里活累不著我。”
耿老漢一聽,干勁更大了,他吐口吐沫,兩手一搓,刷刷的干了起來。
顧永田拔完最后一片草,用袖子擦一下頭上的汗水。
耿老漢:“顧縣長,你歇一會吧。”
顧永田:“大爺,我約了幾個同志談工作。”
耿老漢:“顧縣長,你們談吧,我給你們站崗放哨。”
顧永田:“大爺,謝謝您老人家。”
“別客氣。”耿老漢說完,注視著周圍。
 
青紗帳里。
顧永田席地而坐,張輝宣布會議開始。
張輝:“同志們,現在開會,首先由張興業同志、白俊卿同志匯報工作..。”
張興業:“根據顧縣長的指示,我們做通了家禮會大師傅韓兵的工作,他不在稱霸一方,還積極參加抗日工作,聽說咱們的隊伍需要軍鞋,他一下子送來五百雙軍鞋和一些錢款。”
白俊卿:“半個月前,韓兵送來情報,說祁縣織布廠,守敵力量薄弱。我倆進廠偵察,廠里只有偽軍小隊長李三兒,帶著十幾個偽軍住在廠里。他們強迫工人加班加點,稍不滿意,就是一頓毒打,工人們都恨死了這些二鬼子。”
顧永田:“張營長,祁縣敵人兵力如何?”
張輝:“我們反復偵察,縣城里只有三十幾個鬼子,其他都是剛調來的偽軍。”
張興業:“昨天夜里,我們召開了廠里骨干分子會議,大家一致表示,工人們已經發動起來,大家都盼著咱們的隊伍,早日攻打祁縣織布廠。”
顧永田:“同志們,條件已經成熟,我同意攻打織布廠。”
張興業:“顧縣長,我們的人員太少,布匹無法運出。”
顧永田:“我們可以動員人民群眾參加。”
張興業十分高興:“太好啦。”
顧永田:“同志們,回去做好一切準備。明天零點,準時行動。”
眾人:“是!”
 
通往縣政府的路上。
顧永田和張輝一塊向縣政府大院里走去。
頓德富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尾隨。
張輝:“顧縣長,后面有狗。”
顧永田:“頓德富。”
張輝:“顧縣長,你知道。”
顧永田:“肖玉虎把他安排在糧站,就是叫他監視我們。”
張輝:“顧縣長,頓德富壞得出奇,馬上就要攻打祁縣,咱得防備他點。”
顧永田:“這事我來處理。”
 
糧站辦公室里。
頓德富躺在椅子上,兩只腳搭在桌子上睡覺。
顧永田來到辦公室門口,頓德富毫無察覺。
顧永田走進辦公室里,頓德富鼾聲如雷。
一工作人員跑進來喊他:“頓站長,顧縣長來啦。”
頓德富一愣,急忙站起來揉揉眼睛:“顧縣長在哪兒?”
一工作人員:“來半天啦。”
頓德富一看顧永田犀利的目光,不知所措:“顧縣長,我……”
顧永田非常生氣:“頓德富,肖專員叫你來工作的,不是來睡覺的,我希望你下不為例。”
頓德富連連點頭:“哎哎。”
一工作人員過來匯報:“顧縣長,我們的藥品沒有啦。”
顧永田非常著急:“這確實是個難題,藥品都讓小鬼子控制住了,有錢沒法買。”
頓德富:“顧縣長,我可以進城買藥。”
     顧永田:“頓站長,你縣城里有關系?”
     頓德富:“有,藥房里還有熟人。”
顧永田:“頓站長,我得好好謝謝你!”
頓德富:“顧縣長,你別客氣,為抗戰出點力是我應該的。”
顧永田:“小李,你把要買的藥品,寫好給頓站長。”
   “好的。”小李答應一聲,趴在辦公桌上寫起。
不一會兒,小李把寫好的單子遞給頓德富:“頓站長,單子我已經寫好,給你。”
頓德富拿過單子:“顧縣長,我什么時間進城?”
顧永田:“越快越好。”
頓德富:“顧縣長,城里的熟人我得去找他們。”
顧永田:“只要能把藥品買來,時間你自己掌握。”
頓德富:“顧縣長,我去準備一下,吃過午飯就走。”
顧永田:“可以。”
 

 
深夜。
祁縣織布廠圍墻外邊,來了許多群眾。
張輝看一下懷表,時針指向零點。
“開始!”張輝下達命令。
戰士們揚起工具,對準廠區的土墻起勁刨起。
嘭嗵,嘭嗵,時間不長,刨出一個大洞。
張輝帶著戰士們,沖進廠里。
張輝帶著戰士們來到倉庫附近。
一個巡邏的偽軍,看見張輝帶人進來,嚇得亂叫:“不好啦,不好啦。”
張輝:“不準叫。”
偽軍不聽勸阻,繼續嚎叫:“不好啦,不好啦。”
我戰士沖到偽軍面前,一下子把他刺死。
 
廠區道路上。
茍明才醉醺醺地走著,嘴里哼著流氓小調。
“提起了宋老三,兩口子賣大煙,一輩子沒有兒,生了個女嬋娟。”
茍明才走到茅房跟前,聽見不遠處有動靜,站住了。
“不好啦,不好啦。”前面傳來小五子的喊聲
茍明才感覺大事不妙,一頭鉆進了茅房里。
 
布匹倉庫前。
張輝帶領著戰士們,沖到布匹倉庫。
守備倉庫的幾個偽軍,一看我軍戰士沖來,乖乖的繳槍投降。
工人們拉閘斷電,城里一片漆黑。
一部分戰士警戒,一部分戰士搜索漢奸。
倉庫大門打開,鄉親們來到里面,和戰士們一塊搬運。
城墻上鬼子兵,發現有人搬運布匹,慌忙朝這里打槍。
張輝:“通訊員!”
通訊員:“到!”
張輝:“你去告訴電工師傅,把廠里的電停了。”
通訊員:“是!”
一連長過來向張輝報告:“營長,李三兒沒有找著。”
張輝:“不找他了,你們要密切注視敵人的動向,確保大家的安全。”
一連長:“是!”
工人們再次拉閘斷電,廠里一片漆黑。
城墻上的鬼子兵,盲目射擊。
一輛輛滿載著布匹的車輛,離開了織布廠。
 

 
凌晨。
日軍司令部里。
“巴格!”龜田對吉田大發雷霆。
“哈依!”吉田唯唯諾諾。
龜田:“吉田君,由于你的疏忽,導致我們的軍需物資被顧永田搶走。”
吉田:“大佐,屬下失職,愧對天皇陛下。”
龜田:“吉田君,你一個失職就能自圓其說了嗎。”
吉田:“大佐,都怪山貓,沒有及時送來情報。”
龜田:“吉田君,你知道山貓的底細嗎?”
吉田:“大佐,別的情況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他是我們的情報員。”
龜田非常惱火:“什么情報員,就是一個小混混。”他把幾頁材料,扔到吉田面前。
吉田一看材料,念了起來:“樸順愚,男,三十四歲,朝鮮釜山人,此人不務正業,混跡江湖。支那事變后,來到中國太原,經常與頓子才之子頓德富一塊鬼混,因爭一女子發生口角,殺死了頓德富,取而代之,后與肖玉虎茍明才結拜成兄弟。”他念到這里說道:“大佐,這樣的小混混,他不會給我們賣命的。”
龜田:“吉田君,你可以趕鴨子上架。”
吉田:“大佐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龜田:“吉田君,你可以利用這次事件,抓住他的弱點,好好教訓他一番,讓他死心塌地為我們大日本帝國服務。”
吉田:“大佐,我明天就去找頓德富。”
龜田:“吉田君,根據情報,頓德富就在對面的興隆客棧。”
吉田:“興隆客棧。”
 
興隆客棧。
大紅燈籠,掛在客棧門口。
吉田走進客棧里,快步上樓。
房間里,頓德富摟著一個胖女人睡覺。
房門打開,一個蒙面人進來。
“啊?”胖女人驚叫一聲,拉起被子蒙臉。
“誰?”頓德富掏出短槍。
“巴格!”吉田一把將頓德富拽到床下,狠狠地踹了幾腳。
頓德富跪地求饒:“吉田太君饒命,吉田太君饒命。”
吉田:“山貓,你拿我們的錢,不為我們做事。”
頓德富:“吉田太君,我一直都在為皇軍做事。”
“巴格!”吉田又揍二個巴掌,惡狠狠的說:“今天凌晨,顧永田的大批人馬,在祁縣織布廠里,搶走了大量的布匹,你咋解釋?”
“吉田太君!”頓德富訴起苦來:“這幾天,顧永田總是防著我,我連一點機會都沒有。昨天,他又叫我進城買藥。”
吉田:“你是說,為了攻打祁縣,顧永田故意把你支開。”
頓德富:“吉田太君,千真萬確。
吉田:“顧永田,狡猾狡猾的有。”
  頓德富:“吉田太君,顧永田確實狡猾。”
吉田:“山貓,你這個糧站站長,在顧永田哪里,不過是聾子耳朵——瞎擺設,你馬上辭掉。”
頓德富:“吉田太君,肖專員那里我不好交差。”
吉田:“你可以長期裝病,專為我們收集情報。”
頓德富滿口答應:“也好,也好。”
吉田:“我可警告你,你再吊兒郎當,我就去頓子才那里,把事情的真相說出來。”
頓德富往地上一跪:“吉田太君,我求求你,千萬別說。”
吉田:“不說可以,你利用養病的機會,把顧永田的行動,迅速報告上來。”
頓德富:“哈依!”
吉田:“滾!”
“哈依!”頓德富來到房間門口,戀戀不舍地看著眼床上的女人。
    吉田一瞪眼睛,頓頓富嚇得趕緊離開。
 

 
幾天之后。
顧永田和馬強站在村頭,給出征的戰士送行。
“首長,再見!”段副營長向顧永田告別。
“再見!”顧永田目送著出征的戰士。
戰士們走遠了,張輝向顧永田提了意見。
  張輝:“顧縣長,剛打完祁縣,你就把部隊調走。萬一小鬼子打來,你叫我這個光桿司令咋辦。”
  顧永田:“你怕什么?”
  張輝:“顧縣長,你的安全我要對黨負責。”
顧永田:“張輝同志,南安鎮的周文彬你知道嗎。”
張輝:“周文彬這個人我知道,單人獨騎來到南莊鎮,短短的幾個月,拉起一支一百多人的隊伍。”
  “首長,紅軍戰士周文彬向你報到。”張輝的話剛落音,身材魁梧的周文彬,來到他倆面前。
“周文彬同志!歡迎你歸隊。”顧永田親切的握著周文彬的手。
 周文彬:“首長,根據程子華部長的指示,我來南莊鎮發動群眾,組織抗日武裝。現在有一百多人的隊伍,我的這支隊伍,隨時聽從黨的召喚。”
顧永田:“周文彬同志,組織上決定,你來出任南安鎮辦事處主任。你當前的任務是,放手發動群眾,擴大抗日武裝。”
周文彬:“是!”
顧永田:“周文彬同志,有什么困難,你盡管提出來。”
周文彬樂呵呵地:“首長,沒啥困難。自從攻打祁縣以來,我那些弟兄,抗日熱情可高啦,天不亮就起來訓練。”
顧永田更是無比喜悅:“鄉親們的抗日熱情更高,聽說部隊需要軍鞋,不到一個月,全縣人民就做好三千雙軍鞋,四千雙襪子,一千多人參加了主力部隊。”
張輝:“鄉親們說,閻錫山的部隊喊抗日,日本人來啦,嚇得跑的遠遠的。可八路軍和工衛旅不一樣,真的打小鬼子,還繳獲這么多的東西。”
顧永田:“周文彬同志,目前形勢對我們非常有利,你要盡快把隊伍訓練好,過一段時間,我去看看戰士們。”
周文彬:“首長,我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 
半個月之后。
訓練場上。
新戰士小王,把手里的木棍一扔:“不練了。”
戰士小李:“小王,你咋不練了。”
小王:“成天拿著木棍練,沒勁頭。”
小李:“你不練好基本功,咋么打鬼子。”
小王:“你拉倒吧,手里沒有武器,拿什么打鬼子。”
“問得好。”周文彬來到戰士們面前。
“ 大隊長!”戰士們都注視著周文彬。
   周文彬:“弟兄們,當年我參加紅軍時,也和這位兄弟一樣,遇到同樣的問題,老班長告訴我,沒有槍可以從敵人手里奪。今天,我們要解決這個問題,一是通過戰斗,從小鬼子手里奪,二是向散兵游勇和地方武裝要,三是自己動手造大刀、長矛、手雷、手榴彈。”
 “說得好。”顧永田健步向大家走來。
“顧縣長!”周文彬十分激動:“弟兄們,顧縣長來看望大家,歡迎顧縣長給我們講話。”
戰士們熱烈鼓掌。
顧永田激情高昂地:“弟兄們,你們今天練好本領,明天上戰場殺鬼子,沒有過硬的本領,咋么和小鬼子拼殺,熟話說的好,臺上一分鐘,臺下十年功。最關鍵的是,大家要憋著一口氣,扎扎實實地學好本領,有了過硬的本領,就能把小鬼子打得屁滾尿流,就能把小鬼子打回東洋老家!”
顧永田的一席話,把大家都逗笑了。
周文彬:“弟兄們,顧縣長的講話,你沒聽明白沒有?”
    戰士們:“聽明白啦!”
周文彬:“弟兄們,顧縣長要求我們學好本領,提高軍事素質。所以,我給你們聘請了武術拳師,教大家踢打滾爬,擒拿廝殺。不過,我是有言在先,有本事的,我帶著他上戰場打鬼子,沒本事的,回家抱孩子去。”
眾人轟隆一聲笑了。
周文彬臉色一本:“你們不要笑,我周文彬說到做到。”
周文彬的話剛落音,戰士們立即投入緊張的訓練。
 
訓練場外。
    顧永田和周文彬親切交談。
顧永田:“周文彬同志,組織上決定,以你的隊伍為基礎組建縣大隊。”
周文彬:“首長,我服從組織決定。”
顧永田:“張輝同志雖然是縣大隊長,但他還兼任縣政府秘書,主要工作還得你抓。周文彬同志,你的任務不輕。”
周文彬:“首長,你放心吧,我就是廋掉幾斤肉,也要給你組建一支拳頭部隊。”
顧永田:“周文彬同志,我等著你的好消息。”
“顧縣長!”顧永田和周文彬正說著話,馬強跑過來喊他。
“馬主任!什么事?”顧永田迎上前去,問了一句。
馬強:“顧縣長,一伙不法商販,故意哄抬物價,鬧得人心惶惶。”
顧永田:“走!我們幾個人過去看看。”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推薦閱讀
薄去的時光
薄去的時光
有一種力量
有一種力量
激情屬于歲月年華
激情屬于歲月年華
南京夢
南京夢
相關文章
    無相關信息
欄目更新
欄目熱門
安徽快3今天预测
钱龙捕鱼如何下载 广东11选5任选二遗漏 浙江体彩6+1玩法 即时篮球比分网 一起温州麻将官网手机版 在哪个国家建站卖货比较赚钱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 11选5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跨度走势图 排球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