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快3今天预测|安徽快3连线走勢图|
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會員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文學劇本

顧永田(第三集)

時間:2019-07-28 19:15:53  來源:  作者:
第三集
 
半個月之后。
大象村。
噹噹……噹,一個老漢在鎮子里的街道上,一遍敲著鑼,一遍大喊:“各家各戶注意,縣長大老爺今天要來,請你們按照昨天的分工,各負其責。”喊完,又敲著銅鑼。
聽到鑼聲,鄉親們從家里出來,在街道上灑水清掃。
“快一點打掃,縣長大老爺來啦,要靜街的。”文水富商沈毓敏的大管家,不住的吆喝著。
  鄉親們緊張地忙碌著。
“錢四!”管家朝一個矮茍老頭喊了一聲。
“管家!”錢四答應一聲。
管家:“我叫你辦的事咋樣啦?”
錢四:“劉管家,按照你的吩咐,我都打聽過啦,新來的縣太爺,是江蘇徐州人,我特地在太原府,請了一個會做徐州菜的大廚。”
管家:“你在仔細想想,可別再學上回啦,由于我們的疏忽,縣長三番五次地找我們的麻煩。”
錢四:“我知道啦。”
一鄉紳:“劉管家,我們都等半天啦,縣長咋還沒來。”
管家:“從交城的米家莊到咱大象,也不過八十來里,按理說早該來啦。”
一鄉紳:“這不好說,要是騎馬,最多不過二個時辰,要是坐轎,現在還在半路。”
一個青年過來稟報:“劉管家,我們打聽過啦,縣長早就騎馬來啦。”
“早就騎馬來啦?”管家納悶,“他來那兒啦?”
“管家,我進村的時候,看見幾個穿軍裝的,在村頭地里給劉老嬤嬤種玉米,會不會是新來的縣長。”說話的青年,朝遠處指了一下。
管家:“走,我們過去看看。”
 
大象村頭。
金色的陽光,灑滿大地。
顧永田帶著八九個工作人員,來到了村頭。
偌大的村莊,只有幾縷炊煙升起。
一工作人員:“咋回事,就這幾家做飯。“
另一個工作人員:“這里十年九旱,老百姓一天能吃兩頓飯就不錯啦。”
路邊地里頭,一個老大娘刨地種玉米。
顧永田朝眾人一招手:“走,到地里干活去。”
工作人員跟著顧永田來到地里。
老大娘一見當兵的向她走來,嚇得哆嗦:“老總,我可沒有錢,這點玉米種子,你要不嫌少就拿去吧。”
顧永田非常和氣的說:“大娘,您別誤會,我們是來幫您人家種玉米的。”
老大娘搖搖頭不敢相信,懷疑的目光看著顧永田。
顧永田拿起工具刨地,其他人員也跟著干了起來。
管家帶著鄉紳來到這里,吃驚的看著顧永田等人。
時間不長,玉米種好。
一工作人員“顧縣長,玉米種好啦,我們吃午飯吧。”
管家走到顧永田面前施禮:“顧縣長,我家老爺有請。”
眾鄉紳:“顧縣長,我們恭候多時啦。”
顧永田:“幾位老先生,不必客氣。”
一鄉紳:“劉管家,沈老先生安排你來接顧縣長的。”
管家:“顧縣長!我家老爺有請。”
顧永田:“劉管家,麻煩你告訴沈老前輩一聲,我今天有事,改日我一定登門拜訪。”
管家:“顧縣長,你千萬別推辭,我家老爺在聚仙閣飯店,為你接風洗塵。”
顧永田:“劉管家,你回去告訴沈老前輩一聲,時值抗戰之際,一切從簡,這桌酒席就免了吧。”
管家:“那你們的午飯……”他故意把飯字拖得很長。
顧永田直截了當:“在鄉親們家里吃。”
 
        二
 
顧永田走進一家小院。
二個小孩坐在地上玩耍,其中一個扎著羊角小辮的姑娘,特別惹人喜愛。
顧永田:“小妹妹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小男孩指著小姑娘說:“她叫胡蘭子。”
胡蘭子:“他叫小柱。”
“誰呀?”聽見顧永田跟小孩說話,老大爺從廚房里走出。
“大爺!是我。”顧永田主動向老人打個招呼。
老人一看來個當兵的,非常反感,沒有說話。
顧永田:“大爺,我想在您家吃飯。”
劉大爺;“長官,不是我攆你,俺家里窮,管不起你飯。”
“大爺!”顧永田比較隨和:“我也是窮苦人家出身,你吃什么,我吃什么。”
“這飯你能吃嗎?”老人一聽,十分生氣,他走進廚房,把鍋蓋一掀。
  顧永田走進廚房里一看,感到吃驚。
鍋里面,清水煮著凍過的扁豆,以及紅薯葉和幾個小胡蘿卜。
“能!”顧永田拿起大黑碗準備盛飯。
小柱來到鍋臺前,眼睜睜的看著鍋里。
此情此景,顧永田感到心酸,他拿起勺子,盛出幾個胡蘿卜和凍扁豆。
老大爺瞪著眼睛,看著顧永田。
小柱,眼巴巴的看著碗里。
顧永田把盛好飯遞給了小柱,自己又從鍋里盛了一碗,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。
劉大爺看著顧永田,嗚嗚的哭了。
顧永田:“大爺,你們的日子太苦啦。”
劉大爺:“這里十年九旱,在按地畝攤稅,我們的日子能不苦嗎。”
“爹,你別說啦。”小柱不讓父親說話。
“小兄弟,你別害怕,我顧永田今天來到這里,就是要解決老百姓的困難。”顧永田說到這里,又從鍋里盛了一碗。
劉大爺重新打量一番顧永田。
顧永田:“大爺,困難只是暫時的,我們要改變這兒的局面。”
劉大爺:“你咋改變?”
顧永田:“大爺,抗日民主政府已經成立,老百姓當家作主的日子就要到來。”
劉大爺:“啥時候?”
顧永田:“就在今天。”
 
劉大爺家門口。
顧永田從劉大爺家里出來,一首悲傷凄涼的民歌讓他此步。
 
日本鬼子占了城里頭,
窮苦人家幾多愁,
鋪地、蓋天、枕磚頭,
還被拔上修炮樓,
刮風沒披頭,
下雪抱趾頭,
文水人民淪陷沒活頭。
 
聽到歌聲,劉大爺也出來聽了。
聽完民歌,顧永田向劉大爺說道:“大爺,他唱出了老百姓心聲。”
劉大爺:“我這個鄰居是個苦命的。”
顧永田:“大爺,聽這歌聲,他年紀也不小了。”
劉大爺:“耿老漢比我大兩歲,自從他兒子被土匪打死之后,他遇到高興的事傷心的事,總要唱它一段。不過,他還有一個怪毛病,逢年按節從來不給自己的親人上陵。”
顧永田再次向旁邊的小院看了一眼,轉身離開了這里。
 
         三
 
打谷場上。
縣政府的工作人員,使勁敲著鑼鼓。
聽見鑼鼓響,鄉親們向打谷場上走來。
一位老大娘,抱著一個小孩,領著一個大的孩子向會場走來。
“小朋友,過來,叔叔抱抱。”顧永田接過大娘懷里的孩子。
小孩不停的看著顧永田。
顧永田:“小朋友,叫叔叔。”他說完,輕輕的刮了一下小孩的鼻子。
“一二一,一二一。”張輝帶著部隊來到打谷場上。
顧永田抱孩子走進會場。
工作人員唱起了抗日歌曲。
 
敵人占了文水城,欺負壓迫老百姓,
霸土地,加稅捐,奸淫燒殺又掠搶。
餓肚皮,苦難當,樹皮草根都吃光。
青紗帳里隱蔽好,敵人不敢下鄉跑,
敵人如要下鄉跑,練國朮,耍大刀,
打個沖鋒定難逃。
 
“顧縣長!我營全體指戰員向你報道。”張輝來到顧永田面前。
“張輝!”顧永田認出了面前這個軍人。
“顧永田!”張輝也認出了顧永田。
顧永田非常高興:“想不到我們在這兒見面。”
張輝:“是啊,學校一別,你杳無音訊,我做夢都在想你。”
顧永田:“我也想你呀。”
張輝:“老同學,你大哥……”
顧永田急切地問道:“我大哥咋啦?”
 
顧永田家里。
空曠的小院里,三間低矮的石墻小屋,洋槐樹下,一個土灶臺,旁邊放著小方桌。
頓德富帶著幾個警察,來到小院門口。
頓德富踹開籬笆院門,帶著幾個警察闖進院子里。
顧永田的母親,放下手里的針線活,走到院子里問道:“老總,你們找誰?”
頓德富:“老嬤嬤,你兒子犯事啦,快把他交出來。”
母親:“我兒子老實得像個大姑娘,他能犯什么事?”
頓德富:“你兒子帶頭搞罷課鬧學潮,現在是黨國通緝的要犯。”
顧永田的母親一聽這話,不再搭理頓德富一伙。
頓德富手一擺下令:“給我搜!”
幾個警察走到屋子門口,轉身又回來了。
頓德富納悶:“咋回事?”
幾個警察只是笑笑,不說原因。
頓德富走進小石屋里,心里一下子涼了半截。
頓德富掀開缸蓋一看,大沙缸里是一些山芋葉子。
幾個沙盆里,盛著一點碎的干山芋藤和干扁豆。
頓德富再仔細看看空蕩蕩的屋里,放著二張木床,床上的被子,補著許多補丁,整個房間里,沒有一件值錢的東西,頓德富看到這里,急忙退了出來。
頓德富丟下幾個同伙,大步朝院子外面走去。
“隊長!”幾個警察追到門口。
頓德富垂頭喪氣地說道:“我白跑一趟,顧永田的家里一貧如洗,連壺酒錢也弄不成。”
 
“就這家。”頓德富帶著幾個警察剛走完,茍明才領著幾個警察又來這里。
茍明才一腳將院門踢開。
“誰?”顧永田的母親抬頭一看,茍明才帶人闖進來了。
茍明才:“老太婆,你兒子哪?”
母親:“我兒子不在家。”她從屋里走出。
茍明才:“你給我聽著,你兒子在學校里,帶頭搞罷課鬧學潮,現在是黨國的要犯。”
母親怒視著這伙強盜。
茍明才:“熊老嬤嬤,你瞪什么眼,給我搜。”
幾個警察走到屋子門口,又退了回來。
茍明才:“咋回事?”
一個警察:“隊長,屋里空蕩蕩的,什么沒有。”
茍明才:“不行,老鼠洞里也要給我掏三遍。”
茍明才帶著幾個警察進了屋里,再次搜查起來。
搜了半天,一無所有。
茍明才一擺手:“走!”
 
黃昏。
顧永田家里。
地主孫大眼,帶著幾個打手來到院子里。
大冷的天,顧永田的大哥和母親坐在灶前吃晚飯,一看孫大眼來了,母親站起來招呼一聲。
母親:“老爺!”
孫大眼:“別跟我套近乎,你兒子是黨國通緝的要犯,他上學用我的錢咋辦?”
大哥:“我們還。”
孫大眼:“不是我小看你們,你們家吃了上頓沒有下頓,你用什么還?”
母親:“老大,咋么跟老爺說話的。”
大哥:“娘,咱人窮志不窮,明天,我去他家里干活還錢。”
孫大眼:“我可沒逼你,這可是你說的。”
大哥:“大老爺們吐口吐沫砸個坑,我說話算數。”
孫大眼一眨眼笑了。
 
孫大眼家里。
孫大眼站在院子里,管家向他匯報:“老爺,顧家老大來了。”
孫大眼:“叫他到徐州府拉大糞。”
管家:“老爺,我知道啦。”
管家沒走多遠,又被孫大眼叫住。
孫大眼:“等一下。”
管家:“老爺,您還有什么吩咐。”
孫大眼:“你叫顧家老大,把那匹沒用過的馬套上。”
管家:“老爺,那可是一匹烈馬。”
孫大眼:“這小子目中無人,我就是要給他個下馬威。”
管家:“老爺,我明白啦。”
 
孫家大院里。
顧家老大來到馬棚里,看見一匹拴在槽上的棗紅馬,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棗紅馬油光發亮,一看顧家老大來到面前,嘶叫了一聲。
孫大眼拉著管家,悄悄地藏在一邊看笑話。
顧家老大剛把棗紅馬牽到棚外,棗紅馬暴跳撒野,顧家老大被棗紅馬拽倒,馬一撂蹄子,一下子踢到顧家老大的頭上。
孫大眼與管家相視而笑。
顧家老大忍著疼痛,從地上爬了起來,他拽出打馬鞭,朝著棗紅馬就是叭叭叭幾鞭。
棗紅馬桀驁不馴,顧家老大邊打邊帶著棗紅馬轉圈。
打完三圈,顧家老大怒喝一聲:“吁!”
棗紅馬原地站住,一動不動。
顧家老大趕著馬車出了院門。
孫大眼看著走遠的顧家老大,心有余悸地說道:“這小子有二下子。”
 
顧永田:“張輝,你咋么知道我大哥的消息?”
張輝:“我聽王子模說的。”
顧永田:“張輝,你離開家的時候,咱那些同學有什么消息?”
張輝:“任慎修回睢寧老家,王子模當上了教書匠。”張輝說到這里,又想起了一件事:“老同學,我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警察局長肖玉虎,被攆滾蛋啦。”
“肖玉虎回到了太原,又成了閻錫山的紅人。”顧永田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張輝。
張輝:“這個笑面虎,真是官運亨通。”
顧永田:“肖玉虎不但官運亨通,還是我的頂頭上司。”
一名干部來到張輝面前報告:“營長,部隊到達指定位置。”
張輝:“段副營長,你帶著一連二連,到各村發動群眾,重點宣傳中國共產黨的抗日救國十大綱領。”
段副營長:“是!”
顧永田:“老同學,你帶著部隊,還走吧?”
張輝:“老同學,首長派我和你一塊工作。”
顧永田:“太好啦。”
一工作人員:“顧縣長,鄉親們都到齊啦。”
顧永田:“馬上開會。”
 
群眾大會上。
顧永田聲音洪亮的:“鄉親們,我來文水第一頓飯,是在劉大爺家里吃的。”
人們的目光,都看著顧永田。
顧永田:“這頓飯,我吃的是,清水煮紅薯葉,外加一把凍扁豆,還有幾個小胡蘿卜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我也是窮苦人家出身,我吃過百家飯,穿過百家衣,沒來這里之前,我只說我顧永田苦,沒想到,你們比我顧永田還苦。”
人群里,鴉雀無聲。
胡蘭子和小柱,從人群里擠到前面。
胡蘭子:“小柱哥,那不是在你家吃飯的大哥哥嗎?”
小柱:“是的,他對我可好啦。”
顧永田:“鄉親們,大家之所以貧窮,是多種原因造成的,我們這里十年九旱,大家起早貪黑,辛辛苦苦干了一年,除去各種苛捐雜稅,公糧、水費還要平均攤派。到頭來還是忍饑受餓,你們說說,這種現象合理嗎?”
眾人:“不合理!”
顧永田:“不合理的現象,必須廢除,在此國難當頭之際,我代表抗日民主政府宣布,全縣各階層人民,有錢出錢,有糧出糧,有人出人,只有這樣,大家吃飽穿暖,才能更有勁的打小鬼子。”
“好!”鄉親們歡呼鼓掌。
 

 
會場外面。
幾個鄉紳站在樹下,一邊聽著顧永田的講話,一邊嘀咕著。
“老頓哥,自古以來,官府向著有錢的,可這個新來的縣長倒好,要和窮鬼們攪合在一起。”瘦猴茍子明小聲嚷嚷著。
“茍老弟,任憑風浪起,穩坐釣魚臺。”胖子頓子才,不慌不忙地說話。
“老頓哥,你還穩坐釣魚臺,這個戴眼鏡的小白臉,馬上就把老規矩給廢啦。”茍子明急了。
頓子才:“想得倒美。”
茍子明:“我的哥來,你快想辦法吧,一旦他動真格的,你我得少收入多少錢財。”
頓子才:“我得給小白臉的點顏色看看,不然的話,他不知道自己姓什么。”
茍子明:“人家是縣長,你能咋著。”
頓子才腦袋一歪,鬼點子來了:“管家!”
管家:“老爺!”
頓子才:“你把咱家里的文房四寶拿來。”
管家:“老爺!我馬上去拿。”
管家一走,茍子明百思不得其解:“老頓哥,你這是干什么?”
頓子才自以為得意,指著顧永田說道:“茍老弟,這個小白臉是秋后的冬瓜——嫩的很。”說完,他嘿嘿嘿笑了幾聲。
 
顧永田:“鄉親們,為了趕走日本侵略者,全縣各階層人民,必須團結起來。與此同時,我們要組織抗日游擊隊,青年救國會,婦女救國會,兒童團等各種組織,在抗日民主政府領導下,同日本侵略者血戰到底!”
鄉親們熱烈鼓掌。
 
鞭炮聲中,一個個組織,掛牌成立。
張輝掛起來“抗日游擊隊”的匾牌。
武委會主任馬強,掛起“青年救國會”的匾牌。
婦女救國會的匾牌同時掛起。
 

 
“顧縣長!”開會的人們陸續散場,頓子才卻來到顧永田面前。
“老先生,您有何事?”顧永田問了一聲。
頓子才:“顧縣長,你剛才講的太好啦,我建議把它寫成文字,昭示全縣民眾。”
顧永田:“老先生,你的建議很好。”
“管家!”頓子才朝遠處招招手。
“來啦”管家拿著文房四寶過來。
顧永田客套一番:“幾位老先生,我說你們寫。”
頓子才:“哎,顧縣長,你年輕有為,還是你寫。”
顧永田:“在老先生面前,我豈敢班門弄斧。”
茍子明:“老頓哥,你讀過私塾,你寫吧。”
“我年老眼花,寫文章之事,非顧縣長莫屬。”說到這兒,頓子才向眾人遞了一個眼色。
“顧縣長!你來寫吧。”眾鄉紳齊聲附和。
“顧縣長!你寫,我給你研墨。”茍子明與頓子才一唱一和。
“諸位老先生,我獻丑啦。”顧永田微微一笑,拿起毛筆,蘸了蘸墨汁,鎬了幾下毛
筆,刷刷寫下幾個大字—— 文水縣抗日民主政府布告 。
頓子才和幾個鄉紳,一看布告,呆若木雞。
顧永田寫道:"自九一八事變以來,日本帝國主義踐踏我東北河山,侵占我平津、華北,蹂躪我百姓同胞,掠奪我寶貴財富,罪大惡極,罄竹難書。“七七”盧溝橋事變,日寇更欲吞并整個中國,數月之余,犯我大片國土,今敵已污晉地,陷我太原,占我文水縣城,燒殺搶掠,孰不可忍。族仇國恥,激憤我工農兵學商,義不容辭,共赴國難,保衛家鄉,血戰日寇。
本政府在國難當頭,民族危亡之際成立,誓率全縣人民與愛國同胞一道,……"
 
許多人都注視著顧永田,那一行行漂亮的小楷字,不斷的出現在紙上。
這優美的文字,人們豎起大拇指稱贊。
頓子才不停的擦著臉上的汗珠。
顧永田繼續寫道:二、實行減租減息。為改善人民生活,動員一切投身抗日事業,根據現時租高利重的情況,必須實行減租減息,本府規定:田租年租不得超過總收獲之二成五;借貸年息不得超過一分半,禁此重租高利剝削,違者嚴懲。
    
三、廢除苛捐雜稅,實現合理負擔,捐稅差役不合理,妨礙抗戰工作的開展和群策群力拯救危亡的活動。本府宣布:廢除苛捐雜稅,廢除公糧、水費的平分均攤制。規定公糧、水費皆按土地好壞分等級征收;捐稅差役按“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”的原則負擔。具體辦法另行公布。
     四、改革水利規章,實行新的水規。……
“好!”在場的群眾,拍手叫好。
頓子才和幾個鄉紳,也不打個招呼,偷偷地跑了。
 

 
土地廟前。
云周西村的群眾,聚集在一起開會。
馬強主持會議:“鄉親們,你們對這次減租減息,有什么意見和要求就提出來。”
會場上,沒人吱聲。
顧永田來到會場,一看地主老財沒來,十分生氣:“馬主任,主角都沒來,你開的什么會。”
馬強:“顧縣長,我通知他們兩回,除了沈家來人,其他人家一個不來。”
一工作人員:“顧縣長,這些地主老財,不想減租減息。”
顧永田:“馬主任!”
馬強:“到!”
顧永田:“你再去他們家里,告訴他們一聲,如果不配合這次減租減息運動,抗日民主政府決定,他們將按漢奸論處,財產土地全部沒收。”
馬強:“是!”
 
茍子明家里。
幾個地主老財,在茍子明家里商量著對策。
“窮鬼們想減租減息,想得倒美。”
“他們有抗日民主政府撐腰,咱們惹不起。”
“惹不起咱躲得起。”
茍子明哼哼二聲,幾個地主老財大眼瞪小眼,都等著茍子明拿主意。
茍子明故意拿足勁頭:“諸位,你們都瞅我干什么。”
一老財:“茍先生,你經多見廣,我們都聽你的。”
茍子明問了一句:“聽我的?”
一老財:“茍先生,你兒子在肖專員那里當差,我們不聽你的聽誰的。”
眾人齊聲附和:“茍先生,我們聽你的。”
茍子明趾高氣揚:“聽我的嗎,這次減租減息,他們來個大風起,我們來個不開船。”
 
茍子明家。
馬強來到茍家大院門口,被家丁攔住。
家丁:“干什么的?”
馬強:“找你家老爺開會。”
家丁:“我家老爺說啦,任何人不見。”
馬強火了:“他不見我,我偏要見他。”
家丁上前阻攔:“你算老幾。”
馬強怒吼一聲:“滾開!”他把家丁推開,大搖大擺的向院里走去。
 
“老爺!老爺!”家丁跑在馬強前面,來到茍子明面前。
“喊什么喊,我不是交代過了嗎,任何人不見。”茍子明沖著家丁發火。
馬強:“我哪?”
茍子明一見馬強,不吱聲了。
馬強:“諸位老先生,顧縣長讓我請你們開會。”
茍子明:“馬主任,開什么會?”
馬強:“和鄉親們一塊,協商減租減息。”
茍子明故意抱著肚子叫喊:“哎喲,我肚子痛,巴成是去不成啦。”
茍子明一帶頭,其他人也跟著瞎嚷嚷。
“我也不好受。”
“今夜受涼啦,我頭暈。”
“這二天上火,我牙疼。”
  馬強強壓住怒火,嚴肅的說道:“既然你們都不想參加協商會,顧縣長讓我轉告你們,抗日民主政府決定,你們將按漢奸論處,財產土地全部沒收。”
“啊?”茍子明和幾個老財驚叫起來。
  馬強撂下這幾句狠話,轉身就走。
茍子明抬頭一看,馬強已經走遠,趕緊向這幾個人擺手:“快走!”
眾人:“上哪去?”
茍子明:“開會去。”
這幾個老財,跟著茍子明朝會場走去。
 
大會上。
顧永田:“鄉親們,我來文水要做的第一件大事,就是在全縣范圍內開展減租減息。長期以來,土地集中在少數人手里,造成了貧富懸除。今天,抗日民主政府,本著一切有利于抗戰,一切有利于改善人民生活這個原則,在全縣范圍內進行減租減息,抗日民主政府規定,田租不超過總收成的二成五,借貸利息不超過一成五厘。大家對這個規定,還有什么想法沒有?”
茍子明:“顧縣長,這個規定不合理。”
顧永田:“那點不合理?”
茍子明:“按老規矩最合理。”
顧永田:“幾位老先生,你們還是聽聽鄉親們的意見。”
“還按老規矩辦?”劉大爺不樂意了:“我租你家的地,起早貪黑,風吹日曬,辛辛苦苦干了一年,除去你家的田租,再加上苛捐雜稅,你叫我喝西北風。”
“抗日民主政府已經照顧你們,還不滿足?”馬強說了一句。
“人心不足,蛇吞象。”倔強地耿老漢,故意說給茍子明和這幾個老財聽。
  茍子明和這幾個老財,在眾人面前,十分難堪。
  茍子明:“這……”半天也說不出理由來。
  顧永田:“幾位老先生,國難當頭,我們要集中一切人力物力抗戰。在制定這個規定時,抗日民主政已經考慮到各方面的利益,我認為,這個規定切實可行。”
  茍子明看到自己,在顧永田面前討不到便宜,馬上點頭哈腰:“我執行,我執行。”
“轟”了一聲,鄉親們被茍子明的模樣逗樂了。
 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推薦閱讀
薄去的時光
薄去的時光
有一種力量
有一種力量
激情屬于歲月年華
激情屬于歲月年華
南京夢
南京夢
相關文章
    無相關信息
欄目更新
欄目熱門
安徽快3今天预测
越大配资 股票推荐买公司 在线理财平台排名 000001上证指数行情 信阳股票配资 短期保本理财产品排行 智慧帮配资 融丰配资 正规理财平台2017 好易配资